新闻频道

新闻首页

城管被挂渣土车 城管被挂渣土车反光镜 狂奔400多米后摔下遭碾压

都乐读 » 新闻热点 » 资讯 » 正文  发布时间:2017-01-11 12:31来源:互联网
渣土车逃跑时经过的江城路路段。

渣土车逃跑时经过的江城路路段。

  昨日16:55,朱先生来电:江城路上,有城管可能是在给车子开罚单,司机突然加速,拖着城管开了好多路后逃掉了,城管队员应该是受伤了……

  记者郑亿核实报道:事发不久,城区区城管发来一份通报。

  1月4日下午4点左右,上城区城管局小营执法中队队员,在江城路742号前对一辆过往渣土运输车检查相关手续时,渣土车突然发动车子,此时队员丁斐手握在车辆反光镜上,车子开得较快,开出四五百米以后,丁斐从车上摔下右臂被车轮碾压,身上多处擦伤,目前丁斐在浙医二院就诊。

  江城路742号,是一家沿街小旅馆,并排还有三家小店,手机店服装店和茶叶店。

  听我打听城管队员的事,旅馆大姐从店里搬出一张小板凳招呼我坐,“事发的时候,我刚好在房间里理东西,听他们说,司机就是服装店老板找来的,帮他店里运装修垃圾。”

  大姐说,这家服装店本来是一对江西夫妇经营的,做的都是平价产品,生意一直很淡。新年将近,夫妻俩前几天跟大姐聊,说了想放弃的意思。

  “听说新店好像要开个小超市,新年新气象,肯定要重新装修过,我估计装修垃圾就是这么来的。”

  手机店隔壁的茶叶店老板快人快语。“(服装店)昨天刚刚转的手,确实要开小超市。新老板我还没见到,今天一早就开始搞装修了,原先的装修拆掉,垃圾一大堆。叫了大车来运。”

  服装店门面还没拆,红底黄字写着“品牌折扣店”。

  我拼命朝司机喊“你车外有人,停车!” 他根本不理。

  昨晚6点,浙医二院急诊室,丁斐去做CT,同事孙波站在急诊大厅发愣。

  “刚才太惊险,我现在还有点回不过神。”孙波跟受伤的丁斐一样,都是城管小营中队分队长,事发前两人搭档,在路面做日常巡逻。丁斐看到江城路边那辆渣土车,两人一起走上去。

  “是一辆蓝色、平头渣土车,运的都是装修垃圾,从旁边服装店运出来的。驾驶员坐在车上,我们请他出示《渣土准运证》,没想到他证没拿出,一脚油门居然开出去了。”孙波说,事发瞬间,丁斐刚好一手抓着渣土车右侧反光镜,车猛冲出去,丁斐本能地把另一只手也抓在反光镜上,正面紧贴着渣土车副驾驶室座门,就这么“挂”在了车外。

  “他很高大的一个人,有一米八出头,这么挂在反光镜上,脚都快碰到地了,渣土车右前轮离得很近,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卷进去。我真的很怕他放手,也不敢叫他跳,只好骑上电动车追……”

  孙波说,当时在场的城管队员只有他和丁斐两个,他一面在对讲机里呼叫支援,一面全速追赶。

  

渣土车司机微信上的自拍照。

渣土车司机微信上的自拍照。

  “我电动车已经骑到三四十码极限了,跟渣土车逃跑速度没法比,刚开始可能是100米左右距离,追过望江路,起码差两三百米了,我拼命朝司机喊‘你车外有人,停车!’他根本不理。”

  从江城路742号追到江城路望江路口,距离超过400米。过了望江路,渣土车还是没有半点停车的意思。这时,孙波眼看着丁斐从副驾驶座外掉了下来。

  “他就掉在过了望江路口往南大概两三百米的地方,我停下来,问他要不要紧,有没有压着,他人有点迷糊,但还能讲话,说好像右边胳膊给轧到一下。”

  对讲机里,各单位接到消息正在赶来,见丁斐还挺得住,孙波又跨上电动车奋起直追,此时渣土车已经逃得快看不见了,追出几百米,只好放弃返回,其他城管队员、110、120陆续赶到。

  “我们回到那家在装修的店里,老板给了逃逸司机的手机,我微信一搜,能搜到他的微信号,头像用的还是自拍照。我仔细看过,就是他本人。”

  

小营城管中队长李国明一直推着丁斐的病床。

小营城管中队长李国明一直推着丁斐的病床。

  我从孙波手机上看到,司机国字脸,浓眉大眼。“照片我等下就交给民警,希望能早点抓住他,也希望丁斐没事。”

  “没事的,你就当我摔了一跤!”

  拍完CT,丁斐被同事推到急诊医生办公室。十多个城管同事围着他,个个忧心忡忡。

  医生看了检查报告,安慰大家,“除了身上多处擦伤、挫伤,基本没有大碍,如果不放心,建议再做一下头部CT、验一下血。”

  医生走到丁斐床边,“出事过程还记得吗?从车上摔下来,有没有昏迷过?”

  丁斐长得白净,眉清目秀,这时费劲睁开眼,摇头,“好像没有昏迷过,就是有点晕。”说着他再一次被推进CT室。

  小营城管中队长李国明一直推着丁斐的病床。

  “丁斐人还晕乎乎的,不知道头有没有撞到。”李队长说,丁斐35岁,老家江西,2011年部队转业进了小营城管中队,前些年一直干内勤和信访,去年年底刚被提拔为分队长,还不满一个月。

  “他部队出身,待人处世一直都很热心,出去巡个逻,还送过几次迷路老人回家……你说惊天动地的事迹是说不上,但他对工作真的很尽心尽力。”

  晚7点,丁斐的妻子费女士火急火燎赶到病床前,看他这样,忍不住大哭,同事们纷纷上前安慰。

  

丁斐的妻子费女士

丁斐的妻子费女士

  正配合民警做笔录的丁斐也努力提高音量,半怜惜半责怪地对妻子说,“哭什么啊,我没事,你就当我摔了一跤!”

  费女士见丈夫在做笔录,就退到角落站着,时不时抹几把眼泪。“幸好他没大事,我听说他巡逻出事,送到医院,真的人都要崩溃了。”

  我一边安慰,一边问了下她家情况。费女士是余杭人,因为一个共同的朋友介绍,两人相亲认识,如今结婚已是第七年。

  “儿子都5岁了。他对我、对儿子都好得没话说。刚认识的时候,他还在海南当兵,是海军,营级干部。后来转业来到杭州,一家人能在一起了,我也是高兴地不行。现在我父母、他父母跟我们一家三口,一大家子住在一起,也是蛮其乐融融的,他这次能没事,真的太好了……”

  “我刚开始坚持挂在车外,还是为了他好,想劝他不要逃”

  我问李队长,如果这个渣土车司机,确实没有《渣土准运证》,当时乖乖接受检查,可能会受到怎样的处罚?

  李队长说,主要还是罚款。“《渣土准运证》不是一个长期的证照,一般一辆渣土车车况达标,又有明确的工程所属、规划有合理的运输路线,才有可能拿到准运证。无证运输渣土的话,罚款5000元起步,我们还会先行登记保存车子。处罚固然是严格的,但他现在暴力抗法,还逃逸,面临的就不只是罚款、扣车了。”

  做完笔录,丁斐明显清醒了不少,他跟我讲了当时的情况,“我们对驾驶员出示过证件了,请他配合,想不到他还要跑。驾驶员因为害怕受到处罚,一时间有什么过激的举动,我觉得是能够理解的。我刚开始之所以坚持挂在他车外,其实还是为了他好,想劝他不要逃走,结果他对我的喊话不理不睬,也一点不准备减速,最后我真的是想跳都很难跳了……”

  医院最终检查结果:丁斐虽然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但并没出现骨折等更严重的情况。

  昨晚8点半,上城警方传来消息,经过追踪,事件中逃逸的渣土车驾驶员已在近江一带被民警抓获,事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图说天下

最新消息

热门点击排行

图片报道

都乐读

一站式热点体验

一站式热点体验

一站式热点体验

一站式热点体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如果都乐读的个别行为侵犯了任何一方的正当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并致以诚挚歉意。
都乐读以数亿网民的阅读行为作为数据基础,建立权威的分类热点门户。实时更新网络热点,为您一站式解读最新最热的人事物信息,引领热词阅读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