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异事

奇闻首页 灵异恐怖 科学探索 未解之谜 考古发现 谜案追踪 世界之最 奇趣动物 野史秘闻 UFO事件 异域风情 天下奇谈

中国历史上第一采花大盗 十年间作案上千次

 2017-01-09 15:26 责任编辑:佚名 来源:互联网 作者:不详

  历史上真实的采花大盗远比花冲奸恶十倍,捕获之后,当时的皇帝还亲自下旨处以凌迟重刑,堪称古今采花大盗第一人!

  看过小说《三侠五义》的人都知道,这部小说中有一个名叫花冲的采花大盗。只因此人年轻貌美,风流潇洒,又会武功,经常夜入民宅,骗奸良家女子,所以他一生中采花无数。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最终这个采花大盗还是被开封府包拯手下的号称“御猫”的南侠展昭擒获。当然,这只是小说虚构的情节,为了就是昭示正义,警示奸恶。其实,历史上真实的采花大盗远比花冲奸恶十倍,捕获之后,当时的皇帝还亲自下旨处以凌迟重刑,堪称古今采花大盗第一人!

  这个采花大案发生在明朝宪宗成化十三年,即公元1477年盛夏,真定府晋州,也就是今日的河北晋县一带发生了一件上报朝廷的大案:一个名叫桑冲的采花大盗,运用扮女相、设骗局、施迷药等手段,创下了十年间犯案上千次、奸淫良家女子一百八十二名的骇人纪录!桑冲本姓李氏,原系山西太原府石州,即今日的山西离石县李家湾文水东都李大刚的侄儿,有关他父母的情况,以及怎么会随叔父去东都军队驻地的原因,已无详考,只知其年幼时,就被卖与山西榆次县人桑茂为义子,遂改姓桑氏。稍长,混迹无赖行列,成为无所事事的浪荡儿。

  两年后,桑冲“学业有成”,谢师还乡。归途中恶技初试,即告成功,自喜不已。马上应一班臭味相投的朋友的请求,收本县北家山的任茂和张虎、谷城县的张端大、马站村的王大喜、文水县的任和成孙原共七人为“再传弟子”。当时约定,往后各自行事寻乐,万一事发,谁也不许把师傅扳出来。

  成化三年三月,扮成女人模样的桑冲离开榆次,开始了长达十年“别无生理,专一在外图奸”的职业性骗奸生涯,历经大同、平阳、太原、真定、保定、顺天、顺德、河间、济南、东昌等四十五4府州县及乡村镇店七十八处,足迹所至,相当于今山西、河北、山东三个行省。沿途留心打听良家出色女子,设计行骗。

  其惯用手法是,先诡称自己是家住某地的妇人,因丈夫死后,不堪夫家族人虐待,逃亡在外,以做女工为生,以此博得人们同情。然后在作案对象的宅第附近,找一人家投宿帮工。过几天后,便央求借住处主人介绍他去受害人家里“教作女工”。当时大户人家男女之防极严,大姑娘小媳妇皆深居闺阁,足不出户。“教作女工”的意义,不仅是传授一些家政技艺,还兼有趁此机会,让这些广有见闻的同性陪伴起居、聊解烦闷的作用。

  为此,桑冲总能比较顺利地获得和这些被害妇女同宿一屋的机会。常用的作案手法,是故意讲些“风话”,挑逗受害人情欲,或诡称“作戏”,即诱使被害人同其模仿男女交欢,趁机诱骗得手。如果遇上那些不易受哄辞色刚正的女子,则候至夜深时,向其喷洒迷药,使受害人进入麻醉状态后,再强行奸污。

  古代富家女子贞节观念极强,无论是被桑冲哄骗得手的还是被强施*淫的,事后从自保"名节"计,都遮羞含辱,不敢声张。也有一些耐不住独守春闺寂寞的离人之妇,还乐得借此聊解夫妇别离之怨。所以桑冲行淫十年年,人财两得,竟从未失手一回。直到成化十三年七月,当他又要向第一百八十三个受害人施恶时,这个淫棍的大限终于来临了。

  成化元年,即公元1465年,朱见深即位,是为明宪宗。就在这一年,桑冲听一个嫖友相告,家住大同府山阴县的谷才,善于男扮女装,以教授女子针线活计为名,暗行奸宿,淫游十八年,从未败事。桑冲闻说心动,就去大同府寻访,在南关居民王长家里找到了谷才,即拜他为师,专习淫骗妇女的伎俩。

  谷才先把桑冲脸上的汗毛须髭绞剃殆净,眉毛也作了整形。再蓄发分作三绺,戴上假髻,扮成妇女的头脸。然后教他学做各式女工,如描剪花样、刺绣荷包、缝帽纳鞋、烹调菜羹等,同时传授如何混进闺房、挑逗哄骗、自制麻醉药物,以及淫欲得逞后怎样诱骗威胁不致败露的各种作恶技术。

  这天黄昏时,桑冲来晋州聂村生员高宣家,自称是赵州民人张林的小老婆,因不堪丈夫打骂逃出来,想投宿一晚。高宣见他是个举止袅娜的少妇,毫不起疑即留他在南房内宿歇。谁料高宣的女婿赵文举也是个色中恶鬼,竟于半夜里偷偷摸进南房,要向这个假女人求欢,桑冲本为垂涎高家小姐的姿色而来,万万没想到自己先被高家女婿盯上了,惶急中将对方推倒。

  赵文举色胆包天,力气又大,马上把桑冲按倒在炕上,并强行解开他的衣裙。这一下,桑冲男扮女装的行藏完全败露,立刻被高家捆起来,解送晋州衙门。经审讯,大淫棍招供了师承谷才、传教任茂等七人,以及十年流窜作恶的种种罪行。

  晋州府认定桑冲所犯之罪,类比“十恶”,连同嫖宿良家女子姓名开单,一并解送北京,乞敕法司从重拟罪。明宪宗得知,命都察院复审。十一月二十日,掌都察院事太子少保兼左都御史王等具题:“臣等看得桑冲所犯,死有余辜,其所供任茂等俱各习学前述,四散淫。欲将桑冲问拟死罪,仍行各处巡按御史挨拿任茂等解京,一体问罪,以儆将来。

  及前项妇女,俱被桑冲以术迷乱,其淫非出本心,又干碍人众,亦合免其查究。”两天后,成化皇帝在承天门下旨,原话为:“是这厮情犯丑恶,有伤风化。便凌迟了,不必复奏。任茂等七名,各要上紧挨究,得获解来!钦此。”

  都察院奉旨,以零刀碎割的“凌迟”酷刑,处死了恶贯满盈的采花大盗桑冲。与此同时,行文各省按院,缉捕任茂等一伙尚流窜各地行奸的流氓分子。此案全部过程都载在当时的“邸抄”上,也就是官报上,一时成为街谈巷议的话题。

  古代的和尚是如何偷情的?与和尚偷情的美女

  在人们的确心目中,和尚作为出家人,四大皆空,而且戒律森严,应该不会和偷情之类的淫秽之事挂上勾,可是偏偏有些和尚不仅热衷于偷情,而且还是个中高手。

  目前我所查到的最早的关于和尚偷情的记载是智远道人。

  《南史·后妃列传下》载述,梁元帝娶徐昭佩为妃,但二人关系不大融洽。可能是因为元帝只有一只眼睛,不大好看。每次元帝临幸徐妃,徐妃“必为半面妆以俟”,理由是一只眼睛只能看一半。总是惹得元帝“大怒而出”。徐妃与元帝臣暨季江私通,季江感慨说:“柏直狗虽老犹能猎,萧凓阳马虽老犹骏,徐娘虽老犹尚多情。”从而为中国贡献出了“徐娘半老”这一成语。就是这位徐妃“与荆州后堂瑶光寺智远道人私通”。

  汉魏以来对和尚也称道人,北魏西域沙门吉迦夜《杂宝藏经》卷二说,有一和尚被误捕入狱十年,他的弟子向国王申诉,于是王即遣人,就狱检校。王人至狱,唯见有人,威色憔悴,须发极长,为狱监饲马除粪。还白王言:狱中都无沙门道士,唯有狱卒。比丘弟子复白王言:愿但设教,诸有比丘,悉听出狱。王即宣令:诸有道人,悉皆出狱。

  自己堂堂一国之君,难道连个和尚都不如?元帝终于忍无可忍,逼徐妃投井自杀,然后把尸体交还给徐家,“谓之出妻”。这还不够,元帝还亲自写了一篇《金楼子》的文章,述其淫行。

  唐代以前,和尚动不动就偷皇后、公主。

  《北齐书·后宫》载述:北齐武成帝高湛继承帝位后,逼奸嫂嫂李祖娥,皇后胡氏不耐宫闱寂寞,同高湛的亲信随从和士开勾搭成奸。和士开被杀后,也成为太后的胡氏寂寞难耐,以拜佛为名,经常出去寺院,终于又勾搭上了一个名叫昙献的和尚,昙献下阴部与秦朝的嫪毐有得一比,固而身受胡氏喜爱,两人经常在禅房私会。

  胡太后把国库里的金银珠宝多搬入寺院,又将高湛的龙床也搬入禅房。宫中上下人人皆知,只有皇帝高纬蒙在鼓里。一次,高纬入宫向母后请安,发现母后身边站着两名新来的女尼,生得眉清目秀,当夜,命人悄悄宣召这两名女尼,逼其侍寝,可是两名女尼抵死不从。高纬大怒,命宫人强行脱下两人的衣服,才发现玄机,原来是两名男扮女装的少年僧侣!这两人都是昙献手下的小和尚,生得十分漂亮,被胡太后看中,让他们乔扮女尼带回宫中。高纬又惊又怒,第二天就下令将昙献和两名小和尚斩首。

  武则天一生男宠无数,第一个却是一个和尚薛怀义。薛怀义原名冯小宝,本是同官县(今陕西铜川)街头卖膏药的小贩,后来因为在街头帮人打架误伤人命,为躲避官府的缉拿,潜逃到洛阳,在白马寺出家当了和尚。唐太宗死后,武则天作为太宗的嫔妃,都被送到感业寺出家为尼。白马寺和感业寺只有一墙之隔,一来二去二人就认识了,自然也少不了要做些苟且之事。武则天当上皇帝后,立刻让冯小宝当上了洛阳名刹白马寺的主持。高宗死后,武则天就让冯小宝随便出入后宫,又把他的名字改为“怀义”,赐给他薛姓。

  唐代几位公主也和和尚偷情,一位是高阳公主,一位是太平公主。

  高阳公主是李世民的第十七女,十五岁的时候,李世民就精心挑选了宰相房玄龄的次子高大雄壮的房遗爱作她的驸马,可是却一点也不合高阳公主的胃口。公主喜欢的是温文儒雅的书生,洞房花烛夜之后,房遗爱可能就再没有和公主亲近过了。喜欢打猎的高阳公主一次出猎的途中,遇见了文雅俊秀的会昌寺和尚辩机。

  据说这位辩机可了不得,自小就好学发奋,品行高洁,十五岁正式出家为僧,师从道岳法师。贞观19年正月,玄奘大师求经归来,奉旨在弘福寺主持翻译取来的经文,辩机以渊博的佛学、飞扬的文采、出众的仪容,被玄奘法师选中,参与撰写青史巨著《大唐西域记》。这年,辩机只有二十六岁。为了安慰房遗爱,高阳公主特别送给他两名年轻漂亮的侍女。无可奈何的房遗爱,对于公主偷和尚的事,也就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数年后,事发,辩机被腰斩,高阳公主身边的侍女均被处死。

  实际上,辨机并不是高阳唯一私通的和尚,据《新唐书》记载,和尚智勖能占卜祸福,惠弘能视鬼,道士李晃医术高明,全都私下和高阳公主有一腿。后来李治登基,三位僧道怂恿高阳公主推翻李治造反,结果被赐死,年仅二十七岁。

  太平公主是武则天的女儿,《旧唐书》载述:“有胡僧惠范,家富于财宝,善事权贵,公主与之私,奏为圣善寺主,加三品,封公,殖货流于江剑。”

  和尚偷情,有时难免发生撞车的事件,《宋稗类抄》卷四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五代的一位名叫张席的和尚去逛妓院,遇到微服出游的李后主,二人虽然谈笑投机,但毕竟还是要讲个先来后到,所以和尚先“拥妓入屏帏”,李后主不无遗憾地写道:“浅斟低唱,偎红倚绿,大师鸳鸯寺至,传持风流教法。”然后,煜徐步而出,僧妓竟不知。煜常密谕铉云。和尚住的是鸳鸯寺,修的是风流法。张席居然和皇帝撞了车,好在李后主讲究嫖德,不仅不和张席争风吃醋,反而诗兴大发,最后悄然离开。

  和尚犯淫戒,一旦事发,是绝对没有好果子吃的。据明余永麟《北窗琐语》记载:“宋灵景寺僧了然,不遵戒行,常宿娼家李秀奴,后衣钵一 空,为秀奴所绝,僧迷恋不已,乘醉直入,击秀奴毙之。”宋代灵隐寺有一位和尚名叫了然,常去嫖妓女李秀奴,往来日久,积蓄花光,衣钵荡尽,李秀奴不念旧情了,就拒绝他。了然恼羞成怒,便饱以老拳,柔弱的李秀奴哪里经受得住,结果一命呜乎。

  当时,正在杭州做官的苏东坡审理这个案子,他发现了然身上刺有这样两句情诗:“但愿同生极乐国,免教今世苦相思。”苏东坡大怒:“这个秃奴,修行忒煞,灵山顶上空持戒,一从迷恋玉楼人,鹑衣百结浑无奈。毒手伤人,花容粉碎,空空色色今何在?臂间刺道苦相思,这回还了相思债。”苏东坡当即斩了这个花和尚。

  清《清代名人轶事·陈宏某部寺僧》和陈康祺《郎潜纪闻初笔》卷四皆记载了乾隆二十四年,曾发生一起淫僧案:苏州治平寺有二十二房,囊橐饶裕,造密室藏妇女,恣意淫纵。乾隆二十四年,巡抚陈文恭公宏谋,廉得其实,密掩捕之,搜获妇女四人,并衣饰奁具无算。公派员谳鞠二十二房内犯奸者一十四房,淫僧一十六名,并供出被奸妇女二十五人。奏闻,械淫僧解京治罪,刑部请杖毙,奉旨发黑龙江,给披甲人为奴。

  最惨的当要数《水浒传》中的好汉杨雄的老婆潘巧云和和尚裴如海了。潘巧云与青梅竹马的和尚裴如海偷情,后来杨雄的结拜兄弟爱管闲事的石秀杀了和尚裴如海,巧云先被杨雄割去舌头,又“一刀从心窝里直割到小肚子下,取出心脏五肝,挂在松树上。”

  元明以后,有许多专门辑录和尚偷情的史料,如明詹詹外史《情史类略》,更有本题“南陵风魔解元唐伯虎选辑”的《僧尼孽海》。和尚或出入宫廷,或主持寺院,专事勾引,独思淫乐。无论当朝公主、官宦妻妾,还是良家妇女、平民闺秀,都逃不出他们的手心。

  在杂剧和各类市井小说中,尼姑思春,和尚偷情更是随处可见。被文人演绎得最多的恐怕属月明和尚和柳翠的偷情。

  宋张邦畿的《侍儿小名录拾遗》中有记载:五代时有一僧,号至聪禅师,祝融峰修行十年,自以为戒性具足,无听诱掖也。夫何,一日下山,于道傍见一美人,号红莲,一瞬而动,遂与合欢。至明,僧起沐浴,与夫人俱化。有颂曰:“有道高僧号至聪,十年不下祝融峰,腰间所积菩提水,泻向红莲一叶中。”

  元王实甫据此作《度柳翠》杂剧,李寿卿据此作《月明三度临歧柳》杂剧。王实甫之剧已佚,李寿卿之作收入《元曲选》中,存本作《月明和尚度柳翠》,它主要写南海观音大士净瓶中柳枝上偶染微尘,罚往人世,托生为杭州妓女柳翠,返本还元。月明在路上劝柳翠出家未成,便在她梦中出现,并设恶境使其省悟。月明在显孝寺说法,柳翠问禅后彻悟,在东厢坐化,复归南海。

  明田汝成在《西湖游览志》中记载了这样一个杭州民间传说:“普济巷乐同普济桥,又东为柳翠井,在宋为抱营之地,相传绍兴间柳宣教者,尹临安,履任之日,水月寺和尚玉通不赴庭参,宣教撼之,计遣妓女红莲,诡以迷道,诣寺投宿,诱之淫媾。玉通修行五十二年矣,戒律凝重,初甚拒之,乃至夜分,不胜骀荡,遂与通焉。

  明徐渭的《四声猿》的第一部《玉禅师翠乡一梦》进一步发挥:高僧玉通修行多年而正果难成,因拒绝庭参府尹柳宣教,被柳宣教所遣妓女红莲引诱,把持不住自己,片刻之间破了色戒,然后气急而死。后来他投胎柳家为女,名柳翠,长大后沦落为娼,败坏门风,最后在其师兄月明的点化下顿悟成佛。

  明冯梦龙《古今小说》卷二十九《月明和尚度柳翠》记叙尤为详尽。这事,到清代还被人发扬光大,演变成一些娱乐项目,陆欠云《湖壖杂记》就记载:“今俗传月明和尚驮柳翠,灯月之夜,跳舞宣淫,大为不雅。”

  当然,偷情功夫最深的最有名的要数题“元临安高则诚著”的香艳小说《灯草和尚传》中的灯草和尚,说的是元末有一杨知县,有妻汪氏,有女名长姑。长姑已许李商人之子李可白。杨县令一日同几个朋友出外周游,夫人在家冷清度日,忽有一红脸婆子自荐,称善作戏法。婆子取出一束灯草来,约有三寸长,到火上点着了,就变了一个三寸长的小和尚,后竟直钻汪氏阴户与汪氏欢娱。

  小和尚又能变作身长八尺,日日与夫人交欢。杨官儿回家后知情,夫人便将和尚藏于婢女暖玉处,和尚又和暖玉夜夜快活。一日,杨官儿和暖玉偷欢时,又发现灯草和尚,遂将他扯死。于是红脸老婆子领来春夏秋冬四妖来救灯草和尚,夏姐先诱奸杨官儿,春姐又夺长姑夫李可白后又诱得杨官儿。后灯草和尚恋上长姑,被李可白发觉后休掉,仍与和尚淫欲过度而死。杨知县也在女儿作法场时被灯草和尚吓死。最后暖玉又恋上了做道场的周道士。周先后与暖玉、汪氏成奸。后来暖玉勾搭男仆逃离,汪氏便和周道士结为夫妻。

  灯草和尚为文人创造的一个神鬼形象,因而具有一般人不具有的功能,固不可信,但《灯草和尚传》之类书的社会影响却不可小觑。专写或者涉及和尚尼姑的淫乱行为的小说为数不少,有名的还有《风流和尚》、《呼春稗史》、《梧桐影》、《禅真逸史》,等。

  就连鲁迅先生也曾拿和尚开涮。他口述了一个故事,大意是这样的: 某日,一位德高望重的高僧病危,因其一生自洁不近女色,临终前心有不甘,小弟弟勃起不退,使之无法圆寂。一众弟子眼见师父痛苦不堪,两害相权取其轻,决定花钱雇个青楼女子让师父开开眼过过瘾。妓女来到后,脱光衣裤,供高僧研究考察。高僧将此女裸体上下里外悉数看透,大失所望,叹曰:“我操,这女人的玩意儿怎么跟尼姑的一模一样啊?!”话毕,高僧溘然死去。

  据郁达夫说,这个故事是他和唐弢与鲁迅聊天时,听鲁迅现场口述的。事后他俩查阅很多书籍,都找不着出处。由此认定这其实是鲁迅自己虚构杜撰的故事。郁达夫深感鲁迅厉害,一篇黄色段子抵得上几筐大部头,遂实录为文,作为“小说”言传。1935年,郁达夫曾以“小说”名义给上海《申报》副刊转荐一篇短文,注明作者是鲁迅。不知何故,《申报》在已排版情况下,出于鲁迅本人反对,将稿子撤了下来。那时的鲁迅,乃《申报》副刊《自由谈》支柱撰稿人,因此撤稿内情颇让人费解费猜。其后,这篇东西也从未收录进鲁迅任何文集里。

  即便是佛经,也有关于和尚偷情的记载,如宋释普济《五灯会元》卷六:“昔有婆子供养一庵主,经二十年,常令一二八女子送饭给侍。一日,令女子抱定,曰:‘正恁么时如何?’主曰:‘枯木倚寒岩,三冬无暖气。’女子举似婆,婆曰:‘我二十年只供养得个俗汉!’遂遣出,烧却庵。”修行了二十年,一见妙龄女子便把持不住,真是枉费了婆子一番苦心,难怪她要一把火烧了庙。

  和尚为什么要偷情?《水浒传》《杨雄醉骂潘巧云,石秀智杀裴如海》一回中,施耐庵一段分析最为精妙:“看官听说:原来但凡世上的人情,惟和尚色情最紧。为何说这等话?且如俗人出家人,都是一般父精母血所生。

  缘何见得和尚家色情最紧?说这句话,这上三卷书中所说潘、驴、邓、小、闲,惟有和尚家第一闲。一日三食,吃了檀越施主的好斋好供。住了那高堂大殿僧房,又无俗事所烦,房里好床好铺睡着,无得寻思,只是想着此一件事。

  假如譬喻说,一个财主家,虽然十相俱足,一日有多少闲事恼心,夜间又被钱物挂念。到三更二更才睡,总有娇妻美妾同床共枕,那得情趣。又有那一等小百姓们,一日假辛辛苦苦挣紥,早辰巴不到晚。起的是五更,睡的是半夜。到晚来,未上床,先去摸一摸米瓮,看到底没颗米。明日又无钱。总然妻子有些颜色,也无些什么意兴。因此上输与这和尚们一心闲静,专一理会这等勾当。

  那时古人评论到此去处,说这和尚们真个利害。因此苏东坡学士道:‘不秃不毒,不毒不秃。转秃转毒,转毒转秃。’和尚们还有四句言语,道是:‘ 一个字便是僧;两个字是和尚;三个字鬼乐官;四字色中饿鬼。’”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如果都乐读的个别行为侵犯了任何一方的正当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并致以诚挚歉意。
都乐读以数亿网民的阅读行为作为数据基础,建立权威的分类热点门户。实时更新网络热点,为您一站式解读最新最热的人事物信息,引领热词阅读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