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异事

奇闻首页 灵异恐怖 科学探索 未解之谜 考古发现 谜案追踪 世界之最 奇趣动物 野史秘闻 UFO事件 异域风情 天下奇谈

上海林家宅37号发生的灵异事件

 2016-01-28 10:28 责任编辑:佚名 来源:互联网 作者:不详

小时候隔壁住着一个老刑警,由于年轻时候牵涉个人生活作风问题80年代初就提前退休了,他告诉我的一些事情据他说在上海市公安局档案里面都找不到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后来和一些那个年代的老人询问,有些事情竟然是真实存在的。老刑警告诉我有一个案子一直非常奇特,而且延续了很多年。整件事情要从1956年武宁路灭门血案说起。

1956年的武宁路还是农田和一些沿街面的农宅以及一些工厂的仓库,老刑警说那里那个时候属于人烟稀少,晚上基本很少有人活动,那个时候那里刚刚属于普陀区,区政府刚搬到普雄路没有多少时间,他作为一个刚从警校毕业的民警被分配到了刑警,就在离公安局不远的地方有个小住宅区,当然那个时候住宅区就是些茅草房的村落而已。一天晚上他值班,半夜的时候电话响了。

电话里面开始是喘息声,然后有一个不男不女的声音说自己杀了人,是来投案自首的,那个声音非常奇怪,而且电话里面杂声很大。那个年代私人电话很少,一般都是厂里面或者公用电话,但是公用电话这个时候基本也打不到了。当时刑警就问电话里面那个人在哪里,他说就在公安局隔三条街的一个住宅区。刑警感到情况很严重,就马上报告了值班的局长,同时通报了当地的派出所。于是局里面能马上调动来的几个刑警都出动了。那时的路面很坑洼,他们是坐着三轮摩托去的。

来到那个住宅区,此时黑漆漆一片也听不到什么声音,一个老刑警就问那个接电话的刑警是哪家,刑警说是林家宅37号。打着手电筒找到37号,只见是座本地房子还是砖墙的。推开外面的木板门有一个小院子,那个刑警回忆说刚进院子,就看到一个个小旋风卷起地上的落叶,气氛十分古怪,刑警大声问屋子里面有人伐。但是没有人回答,屋子里面也没有亮灯。推门发现木门被从里面顶住了。这个时候派出所的民警也来了。他们照例了解了下情况。原来住这个屋子的主人解放前逃到台湾去了,现在屋子的主人是从河北调到上海来工作的一个男人姓叶,家里四口人,姓叶的老婆是个瘸子,两个小孩一男一女。这个时候老刑警说要找东西来顶开门。小刑警说不如敲玻璃窗进去。老刑警说要注意安全。于是他们敲开玻璃窗,然后小刑警就跳了进去。那个小刑警就是接电话以及后来转述这件事情的人。他当时带着个手电,但是刚跳进房屋的时候没有打开。

进去以后发现站的脚下湿漉漉的,房间里面都是血腥味,又很黑小刑警非常害怕。跟着老刑警进来了,但是落地的时候没有站稳,滑倒在地上,老刑警也觉得地上不对劲,于是站起来打开手电一看自己身上全是鲜血,小刑警更荒了,于是两个人摸索到电灯开关,打开灯顿时惊呆了。这是间客堂间大概四个平方大小,只有张饭桌和一部童车,只见地上都是暗红色的液体,已经没到脚裸。小刑警说这些是什么。老刑警还算沉稳,低声说这是人血。小刑警用发抖的声音说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血。

木门被打开后,派出所的同志回去打电话继续向市刑侦总队报告,留下老刑警和小刑警还有两个警察勘察现场。小刑警后来回忆说当时情况十分诡异,这栋两层楼的建筑他们上上下下找了一个人都没有,但是地上的人血到底是谁的,主人又去哪里了。据法医说这些血起码是六个人的。但是这家却只有四个人,邻居说这家人几个月前女的就带两个小孩回娘家了,男主人也好几天不见了。那么半夜报案的那个人又是谁。

大概事发后一个月左右,有一天派出所民警得到居委会的人报告,说几个小孩下课的时候闹着玩发现林家宅37号的门是开着的。大家都知道一般这种现场都帖着封条的。而且那家的男主人经过调查也确定失踪了。调查组还去过那个女主人的老家,也都说根本没有回来过,所以除非是主人回来要么就是小偷进去过了。邻居也都知道那里发生奇怪的事情所以是不会进去的。专案组就派了小刑警和当地派出所的同志一起前去查看。

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他们进入屋子的时候发现和那天晚上一样,地上依然都是黑色的人血,而且小刑警听到二楼有小孩子嬉笑的声音,那个时候接近中午,小刑警当场有点蒙了,一起去的派出所的同志也露出惊愕的表情,他们奔上二楼,却发现原本在底楼的童车就放在楼梯口却空荡荡根本没有人。

回到局里,小刑警如实汇报了情况,大家都很纳闷,那个时候正好碰上运动期间,大家觉得古怪但是都没有说是否是鬼怪事件。大概过了十天左右,派出所的同志说据邻居反应林家宅37号昨天晚上二楼亮起了灯。于是专案组领导说这不是鬼怪说不定这个地方是什么特务的据点,决定夜晚守候伏击。

那天晚上十分阴冷,大家埋伏在房子周围。到上半夜的时候二楼亮起了灯光,与其说是灯光更像是火光。于是领头的刑警示意大家进入屋子,留了两个人在外面以防特务逃走,于是三个人进入了屋子,小刑警也是其中之一,进入屋子后屋子里面没有奇怪的血了。他们悄悄走上二楼的时候谁都没有注意身后的门关闭了。第一个上到二楼的是姓黄的刑警他突然很回头看着跟在后面的小刑警脸上表情非常恐怖,小刑警上去一看,也愣住了,二楼和平时非常不一样完全是大户人家客厅的样子,还有张很大的餐桌,从餐桌上垂下一条雪白的手臂,手臂上还淌着鲜红的血,正滴到地板上。

走在最后面的刑警突然说有鬼,小刑警回头看到什么东西正拖着那个刑警,那个刑警露出惊恐的表情,小刑警吓得腿都软了,这个时候突然还听到老式留声机的音乐还有孩子的笑声,他事后回忆当时非常慌乱,多年后我还能从他眼神中体会出当时的恐怖,他们当时都没有打手电,小刑警回忆说当时二楼非常亮,他们只看清那条手臂,突然灯火灭了,房子里面什么声音都没有了。留在门外的人后来说在外面等了十分钟只听到里面一直没有声音于是就冲进来了。当时一起进去的三个刑警却只剩下两个人,那最后上楼的刑警不见了。事情开始更加严重。

当小刑警后来回忆灯火灭了之后到外面的人闯进来中间那个时刻他觉得有一个红影子在眼前一晃而过,而那个失踪的刑警也惨叫了一声,后来人进来手电筒照亮的时候他只看见在他前面的那个刑警和他却是躺在客堂间里面。那个时候分局和市里面的刑侦专家还有华东军分区和公安部的专家都秘密来这里进行勘察,但是整座房屋并无奇怪的地方甚至连什么暗道和夹墙之类的都不存在,所以特务是排除了。那么那个报案的是谁,当时技术没有现在发达所以也无法查证电话是从哪里打来的。那个失踪的刑警后来就通报为因公牺牲作罢,但是这件案子作为悬案一直放着,因为实在太诡异所以当事人也纷纷调离醒队,之后几年只有小刑警还留在刑队,另外一个老刑警经过那次的事情后精神一直不太稳定也提早病退了。局领导要求对外严禁说出那晚的事情。林家宅37号之后一直无人居住,白天甚至都没有人赶接近那里。但是事情还没有结束。

1958年冬天,群众举报了一个反革命分子。这个人姓许,平时是个皮匠。经过查实这个许皮匠是个一贯道分子,所谓一贯道是一个反动封建道门组织,虽然在政治上属于反动组织,但是在江浙一带却有不小市场,所以危害很大。当时上海一贯道分子还是属于比较稀少,据说一贯道类似东汉末年的五斗米道,其中有不少拥有奇术的人。会以符咒治病,当然那个年代破除四旧很少有人相信他们这套鬼话。在这个姓许交代的一贯道上海组织人员名单里面却出现林家宅37号男主人的名字,当时就引起了重视,时隔两年后林家宅37号的事件再次浮出水面。

姓许还交代一个重要线索就是林家宅37号事件发生后一个月许皮匠曾经和37号的主人见过面。那晚提审室空气异常凝重。参与审讯的人从半夜一直问到第二天中午,出来的时候还很气愤的说这个死硬的反革命分子简直胡说八道 。

小刑警当时是没有参加审讯,但是多年后他曾经调阅了当时的笔录。审讯员问“你当时在哪里看到叶先国的(37号的男主人)你们是怎么认识的。许皮匠说:我小时候就认识叶先国,那个时候是民国13年。审讯员说胡说叶先国身份证上是1933年出生的怎么可能那个时候你们就认识。许皮匠说发誓是那个时候在河南伏牛山他的家乡看到叶先国的。最近看见叶先国是在1956年的11月在玉佛寺。审讯员又问,他都跟你说了什么,他在你们里面属于什么身份。许皮匠说叶大护法早就退出一贯道组织了,我只是打了个招呼,他竟然一点都不老而且比我认识他的时候更年青,但是他脸上有个痣所以我一看就知道是他。

许皮匠的留下的记述就这些,那个叶先国竟然是护法级的人物,那么叶先国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生的,许皮匠到底说的是否真实,这件事情在一个月后许皮匠在看守所突然暴毙之后又蒙上了层层疑云。

许皮匠的暴毙也十分奇怪,当时同屋的三个人异口同声说许皮匠那天晚上一个人对着墙壁说了很多莫名奇妙的话好像在争论后来又好像在哀求什么人,他们都当许皮匠发神经病了,第二天醒过来却发现许皮匠还是面对墙壁坐着,却已经断气了。身上没有任何伤痕,最奇怪的是许皮匠的脸色异常的红润。看守所后来做了法医鉴定,也没有发现任何中毒之类的迹象。但是许皮匠面对的那个墙壁上后来却发现一行奇怪的文字,但是一会就消失了,据同屋犯人说那像一行符咒一样的东西具体写什么也根本不清楚。许皮匠的死无疑给林家宅37号的事件画了一个终止符号。

一个奇怪事件一个奇异的死亡,这种事情根本没有结论。专案组调阅了叶先国的所有档案发现叶先国的父亲也叫叶先国但是这个老叶先国也没有死亡记录,那么许皮匠是否认识的是叶先国的父亲,按照许皮匠的描述他认识叶先国的时候应该已经是差不多40岁的人了,到1956年这个老叶先国应该是70多的老头,而绝对不可能是30十多岁的叶先国。疑问越来越多。于是专案组决定做最后的努力,一方面在上海秘密通缉叶先国,另外一方面派专门小组去许皮匠的老家伏牛山调查取证。

伏牛山是当年李自成出没的地方,据说有龙气,解放之前也是盗匪出没,传说伏牛山中有很多盗贼留下的洞窟,当年一贯道在伏牛山地区也是非常猖獗,山中也有一贯道设下的法坛之类的遗迹。解放之后随着人民民主专政的加强以及解放军的多次剿灭,伏牛山恢复了少有的平静,许皮匠那个村庄就位于伏牛山外围一个叫许家口的地方,这个村子里面只有10来户人家,所以调查范围不大。

小刑警也参加了这次取证。来到许家屯很多人都已经不知道有许皮匠这个人的存在了,因为许皮匠的家里已经没有人了。但是村里老人说许皮匠家里祖上原来是从河北霸州迁到这里来的,听说也是大户人家,后来许皮匠的爷爷迷恋道术,突然就迁到伏牛山这个小村落来定居。调查组问了一些关于叶先国这个人的事情,有一个老人说他记得这个人,不过当时这个叶先国据说是风水先生和许皮匠的爷爷是老相识还是同乡。叶先国的祖籍的确是河北霸州。临走的时候老人说你们应该去许皮匠家里去看看。许皮匠的家里位于一个小山岗之上,由于多年无人居住,远看还看得出这是这个小村庄比较华丽的建筑物,远看像个堡垒,专案组进入许家,房屋多数已经残垣断壁,一个细心的女同志突然在远里的水井圈上看到雕刻着一些奇怪的符号。专案组并没有宗教方面的专家,于是拍摄下来,等回上海再做结论。专案组和上海通了电话决定还是去一次河北霸州。看看叶先国和许家到底是何种渊源。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如果都乐读的个别行为侵犯了任何一方的正当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并致以诚挚歉意。
都乐读以数亿网民的阅读行为作为数据基础,建立权威的分类热点门户。实时更新网络热点,为您一站式解读最新最热的人事物信息,引领热词阅读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