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

  • 排行榜首页
  • 当前位置: 首页 » 投票排行 » 琅琊榜人物 »

    蔺晨简介

       海宴小说《琅琊榜》中人物,琅琊阁少阁主,梅长苏的至交,洞察天下 ,脑子极快极敏的人 ,医术高明,自诩为“天下第一的蒙古大夫”,被梅长苏请来医治也身中火寒之毒的聂锋。

    蔺晨详情

      第一次现身金陵

      “小美人,这样的玉手可不能碰辛辣之物啊,来来来,我来帮你拣……”

      三人转头一看,只见街沿边被滚木撞倒的蔬菜摊旁。一个二八年纪的少女正在拣拾滚落地蒜头。由于被陌生男子搭讪,她顿时红了脸,虽是小家碧玉。细看确实是艳色惊人。

      “真是美人啊……”蹲在她身旁的那个轻浮浪子,看穿戴应出于富贵人家。容貌其实生得还甚是英俊,不过一脸随时准备流口水的样子实在给他地形象减分,何况他接下来说的话更过份,“小娘子,请问芳名。你许了人家没有啊?”

      少女羞红了玉颜,想要躲开,刚一转身,却又被那浪荡公子拦住了去路,“别急着走嘛,我是不会唐突佳人地,咱们聊两句吧?”

      蔡荃实在有些看不下去,冷哼了一声道:“青天白日的,这位公子收敛一点。”

      那浪荡公子桃花眼一挑。半侧过身子看向这边,口中道:“收敛什么?我跟小美人说话,你嫉妒么?”刚说到这里。他一下子看见了飞流,眼睛顿时一亮。

      “哇。这位小兄弟也好漂亮。看起来身体很结实嘛,来。让我捏捏看……”

      蒙挚等三人眼看着那浪荡公子色迷迷凑了过来,伸手就想去摸飞流的脸,不由一齐挑了挑眉,心知马上就可以看到空中飞人的精彩表演了。

      不过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们几乎眼眶坠地,只见飞流一双薄唇抿得死紧,全身发僵地站在原地,竟然就这样让那浪荡公子在他地脸上轻轻地捏了一爪。

      “呵呵呵,飞流好乖,好象又胖了一点,我早跟长苏说过了,叫他不要那样喂你,喂胖了就不漂亮了……”浪荡公子正说着,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回过头去,跌足叹道,“小美人呢?跑得真快……好久没见过如此璞玉了,可惜啊可惜。”

      “那边!”飞流指了指一个方向。

      “啊,还是我们小飞流最好了,那我追小美人去了,你去跟长苏说,我可给他带了一份厚礼来,他一定高兴。晚上咱们再见。”说完轻扇一摇,拔足就飞奔远去。[4]

      解说火寒毒

      良久之后,有个人轻轻咳了一声。 “聂将军,聂夫人,不是我煞风景……两位以后还有的是时间可以慢慢体会重逢之喜,不过现在,能否听我这个蒙古大夫说一说关于火寒之毒的事夏冬定了定神,缓缓放开了怀里的丈夫。卫峥搬来一张圆凳,让两人紧挨在一起坐下。蒙挚也在近旁找了个位置,只有梅长苏反而坐到了屋角。

      “火寒之毒,为天下第一奇毒。奇就奇在它既可救命,又可夺命,更能置人于地狱般的折磨之中。”蔺晨娓娓说着,语调平淡, “当年聂将军全身烧伤,火毒攻心,本已无生理,但恰巧跌入雪窝之中,被寒蚧虫咬噬全身,这才保住了性命。此虫只有梅岭附近才有,绝魂谷与梅岭北谷只有一壁之隔,也生长着少许。它们专食焦肉,同时吐出毒素,以冰寒之气扼住了火毒,从而形成一种新的奇毒,那便是火寒之毒。”

      他虽然说的谈然,但此毒的奇怖之处大家已然看到,不仅夏冬全身颤抖,连蒙挚也不禁面上变色。

      “身中火寒之毒的人,骨骼变形,皮肉肿涨,周身上下会长满白毛,而且舌根僵硬,不能言语。每日毒性发作数次,发作时须吸食血液方能平息,且以人血为佳。虽然此毒可以苟延性命,不发作时体力也如常,但这样的折磨,也许并不比死了更干净。”蔺晨用充满同情的目光看着聂锋,“聂将军能坚忍这些年,心志实非常人所及,在下敬服。”

      “此毒可解么?”夏冬握紧了丈夫的手,急急问道。

      “可以解。”蔺晨很干脆地道,“有两种解法,一种是彻底地解,一种是不彻底地解,你们必须选其中的一种。”

      “我们当然要彻底的那种解法啊。”夏冬毫不迟疑地道。

      蔺晨深深地看了她半日,轻叹一声道:“等我说明完了这两种解法的不同之处,聂夫人再选好吗?”

      听出蔺晨的语中深意,夏冬心头一凛,不由将聂锋的手握得更紧。

      “要解火寒之毒,过程非常痛苦。简单地说,必须削皮挫骨。”蔺晨看向聂锋道,“聂将军是铁汉子,这个苦当然受得住,只不过……如果要彻底地解,须将火毒寒毒碎骨重塑而出,之后至少卧床一年,用于骨肌再生。此种解法的好处是解毒后的容颜与常人无异,舌苔恢复柔软,可以正常说话,不过样貌与以前是大不一样了。”

      “这没关系啊,”夏冬松了一口气,“样貌变了,不是什么大事。”

      “我还没说完。”蔺晨垂下双眼,“这样碎骨拔毒,对身体伤害极大,不仅内息全摧,再无半点武力,而且从此多病多伤,时时复发寒疾,不能享常人之寿。”

      夏冬的嘴唇刚颤抖了一下,蒙挚已跳了起来,大声道:“你说什么?”

      “人的身体,总是有无法承受的极限。彻底地拔除火寒之毒,其实就是拿命在换。不过解毒之后若能好好保养,活到四十岁应该没有问题……”

      蒙挚的脸色此刻几乎已经黑中透青,两道灼灼地目光死死地盯在梅长苏脸上,那样子竟好象是在看仇人一样。

      夏冬觉得有些诧异,不由问道:“蒙大人,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蒙挚喘着粗气将视线移回到卫峥身上,“你……还有聂铎……你们守在他身边是干什么的?你们就这样眼睁睁让他胡来?”

      卫峥拼命忍着眼中的泪水,一张脸几乎已扭曲地变形,但面对蒙挚地质问,他却半个字也没有辩解。

      “蒙大哥……”梅长苏低低叫了一声。

      “你还想说什么?”蒙挚怒气冲冲地吼了一句。 “是谁告诉我只是身子虚养养就好的?这样了你还跑到京城上上下下地折腾?你的命你不放在心上,可我们……我们……”

      话吼到这里,铁打般地一个汉子。竟一下子哽住了,两眼红得象血。蔺晨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淡淡道:“你骂也没用。他是多有主见的一个人啊,卫峥也好,你也好,谁拦得住他?”

      “你少废话了,”梅长苏冷冷地瞟了蔺晨一眼。 “快把你的话说完。”

      “好。”蔺晨深吸一口气,道,“下面说说不彻底地解。这个解法原理上差不多,只是将毒性保留控制一下,不伤人体根本。解后可保毒性不象现在这样发作,不须再饮血,身体虽不能恢复到武人体魄,但与常人无异,可享天年。只不过。全身白毛不能尽退,舌苔的僵硬也无法尽解,说不清楚话。”

      梅长苏忙道:“他地毒性轻些。稍微说些简单的音节,应该还是可以的吧?”

      “我尽力。但常人一样说话是绝不可能的。”

      “容貌上呢?”

      “比现在当然要稍好一些。”

      夏冬怔怔地听完。慢慢转过头来凝视丈夫。两人目光交织,各自心中复杂的情愫。已通过眼底流入了对方地心头。

      他们知道,要相依相伴更加的长久,总不能强求完满。

      “即使是你现在的样子,我也觉得很好,”夏冬微笑着抚平聂锋脸上的长毛,“锋哥,为了多陪我几年,你忍耐一下好吗?”

      梅长苏目光柔和地看着靠在一起的夫妻二人,长长松了一口气,对蔺晨道:“既然他们决定了,你就快做准备吧。你教飞流的熙阳诀他已经练得很好了,到时候也可以让他帮忙。”

      “这是蒙古大夫的事,你别指手划脚的,”蔺晨把头一仰,用下巴指了指蒙挚,“那个才是你的事,你是不是打算一直让他这么瞪着你?”

      聂锋这时也“嗬嗬”两声,有些着急地起身向梅长苏走去,抓住他轻轻摇了摇。一路看夏冬不明所以,一面跟在后面搀扶,一面问道:“怎么了?”

      梅长苏笑了笑,反手握住聂锋地手臂,安慰道:“你别管太多,我的情形跟你不一样,现在很好。”

      “是不一样,”蔺晨凉凉地道,“你当年比他现在更……”

      否决奇草之法

      蔺晨眨眨眼睛,倒也没挣扎,很平静地问道:“你找到什么了?”

      “冰续草啊,冰续草!”来人满面风尘,嘴唇也是干涩起泡,但双眼闪闪发亮,情绪极是高昂,一面说着,一面就朝怀里摸,“你来看看,我用琉璃瓶装的,很小心,根须也没有坏……”

      “聂铎?”卫峥满面惊诧,酒已醒了大半,“怎么会是你?你什么时候跑来的?不是不许你来吗?”

      “等会儿再跟你说,”聂铎无暇理会他,将怀里摸出来的小琉璃瓶塞进蔺晨的手中,急切地问,“你确认一下,这个是冰续草不?”

      蔺晨随意地看了一眼,点点头。

      卫峥侧身仔细看了看蔺晨手中的琉璃瓶。心头一动,忙问道:“蔺公子,这是什么药草。很有奇效吗?”

      蔺晨没有回答他的问话,反手将瓶子放在石桌上。看向聂铎:“冰续草是可遇不可求地奇药,你能找到这两棵,想必也是冒了很多凶险,费了无数的心血吧?”

      “没有没有,”聂铎忙摆了摆手。 “我运气好罢了,自己也没想到真能找到呢。”

      蔺晨默然了片刻,轻轻叹一口气,道:“聂铎,我真不想让你失望,可是……是谁跟你说冰续草对长苏的病有用?”

      “是老阁主啊!”聂铎的一团高兴霎时变得冰冷,脸色也随之变了,“蔺公子,蔺晨。你在说什么?什么失望?是老阁主亲口告诉我只有冰续草可以调理少帅体内的寒症,你是不是不会用啊?你不会用的话,我去找老阁主……”

      “聂铎。”蔺晨垂下眼帘,“我爹是什么时候告诉你关于冰续草之事的?”

      “就是那一年。我奉命陪老阁主出海寻岛。在甲板上,他喝了一点酒。我们聊着聊着,老人家无意中提到在琅琊书库中,曾记有冰续草治愈火寒毒的先例,可第二天醒了,他又不认,说是酒醉后胡言,可是这次去云南前我到你的书库中查其他资料,竟然无意翻到,真的有这个记载,连图形都有……”

      “是,”蔺晨点点头,“确是有这个记载,我也知道。可你有没有想过,既然有这样一种奇药,为什么我爹和我这些年一直不肯告诉你们,让你们去找呢?”

      “看书上说,此草长于毒泽绝域,常常有人终其一生送掉性命也难找到一株,我猜也许是少帅不愿让我们为他涉险,所以不准说出来…… ”

      蔺晨斜了他一眼,道:“你还真会猜,他不准说我们就不敢说?你当我跟我爹和你们这群人一样,他无论吩咐什么,我们都会乖乖地?”

      “蔺公子……”

      “我们从来不说,是因为知道说了也没用。”蔺晨的脸上也不禁浮起一抹黯然之色,“既然没用,何必说出来让大家心里挂念着呢。”聂铎急地跺脚:“怎么就没用呢?的确有人曾经治好过……”

      “是治好过,可怎么治的你知道吗?”蔺晨看着琉璃瓶中枝叶舒展的奇草,又叹了口气,“疗法是记在另一本书里的,需要找十位功力精熟气血充沛之人与病者换血,洗伐之后,病人可获重生,但这十名献血之人不仅要经受痛苦,而且最终会血枯而死。简单地说,用冰续草来救人,就是十命换一命。”

      聂铎想也不想,抓着蔺晨胳膊的手一紧,大声道:“换命就换命,我愿意!”

      “我也愿意!”卫峥紧接着道。

      “我知道你们愿意,”蔺晨静静地看着他们两人道,“要找十个愿意为长苏送命的人一点儿都不难,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长苏愿意吗?”能不能暗中……”

      “不能。整个过程双方都必须保持绝对的专注和清醒,任何一方都不能有所犹疑,甚至可以说,是由病者主动从这十个性命相托地人身上吸走他们的气血……”蔺晨的语调极淡,却透着一种说不出地哀凉,“你们都是最了解长苏的人,要让他这么干,还不如先把他杀了算了……”

      为友参军

      “请蔺公子来。”梅长苏简略地吩咐黎纲后,径直便回到了自己的卧房。片刻后,蔺晨独自一人进来,脸上仍是带着笑,站在屋子中央,等着梅长苏跟他说话。可是等了好一阵子,梅长苏却一直在出神,他只好自己先开口道:“我刚刚出去了一趟,你有几个小朋友正在募兵处报名从军呢。看来这世家子弟也分两种,一种如同蠕虫般醉生梦死毫无用处,另一种若加以磨砺,却可以比普通人更容易成为国之中坚……”

      “国难当头,岂有男儿不从军的?”梅长苏语调平静地道。 “蔺晨,我也要去。”

      “去哪里?”

      “战场。”

      “别开玩笑了,”蔺晨的脸色冷了下来。 “现在已经是冬天,战场在北方,你勉强要去。又能撑几天?”三个月。 ”

      他答的如此快捷,令蔺晨不禁眉睫一跳。唇色略略有些转白。

      “聂铎带来了两株冰续草,”梅长苏的目光宁和地落在他地脸上,低声道,“此草不能久存,你一定已经将它制成了冰续丹。是吧?”

      “你怎么知道的。”

      “这里是苏宅,我知道有什么奇怪?”

      蔺晨背转身去,深吸了两口气道:“你知道也没用,我不会给你的。”

      “你的心情,我很明白。”梅长苏凝望着他的背影,静静地道,“如果按原计划,我们一起去赏游山水,舒散心胸。那么以你地医术,也许我还可以再悠悠闲闲地拖上半年……一年……或者更久……”

      “不是也许,是可以。我知道自己可以!”蔺晨霍然回头,眸色激烈。 “长苏。旧案已经昭雪,你加给自己的重担已经可以卸下。这时候多考虑一下你自己不过分吧?世上有这么多的事,一桩桩一件件永不停息,根本不是你一个人能解决完的!你为什么总是在最不该放弃的时候放弃?”

      “这不是放弃,而是选择,”梅长苏直视着他地双眼,容色雪白,唇边却带着笑意,“人总是贪心的,以前只要能洗雪旧案,还亡者清名,我就会满足,可是现在,我却想做的更多,我想要复返战场,再次回到北境,我想要在最后的时间里,尽可能地复活赤焰军的灵魂。蔺晨,当了整整十三年的梅长苏,却能在最后选择林殊的结局,这于我而言,难道不是幸事?”

      “谁认识林殊?”蔺晨闭了闭眼睛,以此平息自己的情绪,“我万辛万苦想让他活下去的那个朋友,不是林殊……你自己也曾经说过,林殊早就死了,为了让一个死人复活三个月,你要终结掉自己吗?”

      “林殊虽死,属于林殊地责任不能死。但有一丝林氏风骨存世,便不容大梁北境有失,不容江山残破,百姓流离。蔺晨,很对不起,我答应了你,却又要食言……可我真的需要这三个月。就公义而言,北境烽火正炽,朝中无将可派,我身为林氏后人,岂能坐视不理,苟延性命于山水之间?从私心来讲,虽然有你,但我终究已是去日无多,如能重披战甲,再驰沙场,也算此生了无遗憾,所得之处,只怕远远胜过了所失……”梅长苏用火热的手掌,紧紧握住了蔺晨地手臂,双眸灿亮如星,“冰续草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奇药,上天让聂铎找到它,便是许我这最后三个月,可以暂离病体,重温往日豪情。蔺晨,我们不言大义,不说家国百姓,单就我这点心愿,也请你成全。”

      蔺晨怔怔地看着他,轻声问道:“那三个月以后呢?”

      “整个战局我已经仔细推演过了,敌军将领地情况我也有所掌握,三个月之内,我一定能平此狼烟,重筑北境防线。对于军方地整饬,景琰本就已经开始筹划,此战之后,我相信大梁的战力会渐渐恢复到鼎盛时期。”

      “我是说你,”蔺晨眸色深深,面容十分沉郁,“三个月以后,你呢?这冰续丹一服下去,虽然能以药效激发体力,却也是毫无挽回余地地绝命毒药,三月之期一到,就是大罗神仙,也难多留你一日。”

      “我知道。”梅长苏淡淡地点头,“人生在世,终究一死。蔺晨,我已经准备好了。”

      蔺晨牙根紧咬,一把扯开自己的衣襟,从内袋处抓出一个小瓶,动作十分粗暴地丢给了梅长苏,冷冷道:“放弃也罢,选择也好,都是你自己的决定,我没什么资格否决,随便你……”说着转身,一脚踹开房门,大步向外就走。

      “你去哪里?”

      “外头的募兵处大概还没关吧,我去报名,”蔺晨只是略停了停脚步,头也不回地道,“我答应过要陪你到最后一日。你虽食言,我却不能失信,等有了军职。请梅大人召我去当个亲兵吧。”

    蔺晨评价

             蔺晨是海宴所著《琅琊榜》中重要角色,在同名电视剧中,蔺晨这一角色由著名演员靳东出演,该剧于2014年2月13日开机在横店拍摄。

      海宴小说《琅琊榜》中重要角色,真实身份是琅琊阁少阁主。是飞流最怕的人。翻案后力劝梅长苏离京游山玩水,赏月共酌,安养病体,而非拼此残年重效当年勇。在劝说无效的情况下,陪梅长苏走完最后的人生路。

      他风流潇洒,出尘脱俗,拓拔不羁,行踪难定,活得逍遥自在。

    蔺晨相册







     
     
    如果都乐读的个别行为侵犯了任何一方的正当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并致以诚挚歉意。
    都乐读以数亿网民的阅读行为作为数据基础,建立权威的分类热点门户。实时更新网络热点,为您一站式解读最新最热的人事物信息,引领热词阅读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