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

  • 排行榜首页
  • 当前位置: 首页 » 投票排行 » 琅琊榜人物 »

    萧景琰简介

       海宴小说《琅琊榜》中人物。靖王为皇七子萧景琰,在一代贤王皇长子祁王萧景禹身边教养长大,前赤焰军少帅林殊最好的朋友。因十二年前赤焰冤案立场被梁帝冷落,放逐于朝堂之外,虽战功累累,但一直不得封赏。一直坚信皇长兄与林家是被冤枉的,后在林殊(化名梅长苏)的推动和辅佐下走上了夺嫡之路,立誓要为好友和兄长平反,最终成为一代贤明帝王。

    萧景琰详情

      人物形象

      ★长身玉立的青年,皇族的贵气外又多了几分刚毅之气,脸上手上的皮肤也不像其他皇子们保养得那样娇嫩。

      ★靖王军人体魄,纯孝肝胆,守灵时尽哀尽礼,一丝不苟,迥异于诸皇子。

      ★萧景琰是个英武之气甚重的青年,由于勤加操练,长身玉立的体态也十分结实悦目,气质上与稍嫌阴鸷的前太子和有些圆滑的誉王有所不同。每当他穿戴朝服盛装时,感觉都会与便装或戎装时迥然两样,仿佛有积蕴于内的贵气和压抑已久的威仪迸发出来,令人心生敬畏。

      文中十二年前(19岁)

      出使东海,并答应给好友林殊带鸽子蛋大的珍珠。

      文中第一年(31岁)

      遇到梅长苏,结为夺嫡同盟;救霓凰郡主出越贵妃所在的昭仁宫,之后斥责梅长苏不许挑战他的底线,使用权谋陷害忠良;介绍梅长苏给他的众将士认识,同意梅长苏为其选中的几个值得深交的纯臣,整饬内部;完满完成侵地案;告诉小苏皇后中的是软惠草之毒等。

      文中第二年

      按梅长苏提点未将挪动军资之事上报;替萧景宁征询梅长苏与大楚联婚之事;被蒙挚得知与梅长苏之间的密道;请求梅长苏雪洗当年赤焰旧案;得到三次恩宠;借梅长苏《翔地记》一书;知道梅长苏称其为“水牛”,蒙挚向其借《翔地记》,有些起疑;奇怪母亲静妃为何对梅长苏如此关切;得封五珠亲王,之后又晋为七珠亲王等。

      文中第三年

      因卫峥被劫一事靖王回府闭门自省;建议春闱考官人选;得知当年赤焰军逆案真相;皇族春猎之时救驾有功;得知梅长苏身份悔不当初等。

    萧景琰评价

      赤子之心

      ★萧景琰十二年的坚持和隐忍,无论面对再多的不公与薄待,他也不愿软下背脊,主动为了当初的立场向父皇屈膝请罪。他是在军中素有威望的大将军,只要略加表示,太子和誉王都会十分愿意收纳他成为羽翼;他是战功累累靖边有功的成年皇子,只要俯身低头软言忏悔,皇帝也必不至于硬着心肠多年冷淡,有功不赏。然而这一切看似容易的举动他一样也没有,他只是默默地接受一道道的诏命,奔波于各个战场之间,偶有闲暇,大部分时间也只在自己的王府与城外军营两处盘桓,远离皇权中心,甘于不被朝野重视,只为了心中一点孤愤,恨恨难平。

      然而也正是这样的靖王萧景琰,才是昔日赤焰少帅的至交好友,才是今日梅长苏准备鼎力扶持的未来主君。

      ★靖王军人体魄,纯孝肝胆,守灵时尽哀尽礼,一丝不苟,迥异于诸皇子。因为靖王的封位仅是郡王,所以他平时在隆重场合很少跟太子和誉王站在一起,此时大家连着三十天呆在同一个孝殿中,不同的表现看在陪祭的高阶大臣们眼里,那还真是良莠立见。

      ★其实这时靖王只需解释几句诸如“并无此意”啦,“不是对当年案情有什么异议”啦之类的话,事情也就扯开了,夏江再是元老重臣,毕竟身为臣属,也不可能非揪着死追滥打,但是靖王毕竟是靖王,十三年的坚持与执拗,并不是最近这短短半年多的时间可以磨平的,甚至可以说,正是近来陆续发现的一些真相,使得他心头的愤激之火烧得更旺,所以此时此刻,虽然他明知表面上爱听不听的梁帝其实正等着品察他的反应,但要让他无视自己的真实内心说些圆滑献媚的话,萧景琰实在做不到。

      傲然不可侵

      “三军之中,斩将夺帅,本是我常做的事,”靖王冷冷一笑,出言傲气

      如霜,“太子殿下站的离我太近了些。

      对林殊的重视

      ★“我并不在乎世上的人怎么看,”靖王的牙根微微咬紧,视线有些不稳,“可是死去的人应该也是有英灵的,我不想让他们看到这样一幕……”

      ★“别动!”靖王立即叫了一声,梅长苏一惊停手,略一沉吟,慢慢将手臂放下,也不回头,口中低低说了一句:“抱歉。” 靖王也觉有些失礼,讪讪解释道:“那是朋友的遗物,他生前……不太爱陌生人碰他的东西……"

      ★“回宫吧……”萧景琰喃喃地道,“既然他不肯让我知道。自然有他这么做的苦衷,我又何必非要知道,白白增添他地烦恼……”

      ★ “ 咳了一阵,梅长苏调平气息,低声道:“听殿下之意,是决定要救卫峥了?”

      “是。”

      “哪怕为了救他代价惨重,甚至可能把自己拼进去也未必救得了?”

      “不试试怎么知道?”

      “卫峥只是赤羽营的一个副将,这样值得吗?”

      “等我死后见了林殊,如果他问我为什么不救他的副将,难道我能回答他说不值得吗?”

      对梅长苏厌恶

      ★“你听着,苏哲,”萧景琰的声音仿佛是从紧咬的牙根中挤出来的一般,“我知道你们这些谋士,不惮于做最阴险最无耻的事情,我也知道你们这些人射出来的冷箭,连最强的人都不能抵御。但我还是要警告你,既然你认我为你的主君,你就要清楚我的底线。霓凰郡主不是那些沉溺于权欲争斗的人,她是十万南境军的总帅,是她承担起了军人保国护民的责任,是她在沙场上浴血厮杀,才保住你们在这繁华王都勾心斗角!象你这样一心争权夺势的人,是不会知道什么是军人铁血,什么是战场狼烟的。我不允许你把这样的人也当成棋子,随意摆弄随意牺牲,如果连这些血战沙场的将士都不懂得尊重,那我萧景琰绝不与你为伍!听明白了吗?”

      ★“为了让我显得很重要,承蒙先生如此大手笔地折了庆国公,又揭露了谢玉,”靖王冷淡地哼了一声,“真是多谢了。”

      对梅长苏信任钦佩

      ★靖王深深看了他一眼,道:“当然是在忙苏先生交待下来的事情。府里营里都整治了一下,在外面也是按着你的名单在交朋友……苏先生确是慧眼,选出来的都是治世良臣,与他们交往甚是愉快。对了,我前几天在镇山寺碰巧救了中书令柳澄的孙女,这也是你安排的吗?” 梅长苏歪着头瞅了他半晌,突然笑了起来:“殿下真当我是妖怪吗?”

      ★“见了苏先生再说吧,免得你说第二遍。”

      对梅长苏感激

      “其实今天过来,主要是多谢先生神机妙策,把卫峥救了出来。”靖王并没有介意梅长苏的失礼,继续道,“先生之所以肯为我所用,本是为了辅我争得大位以立功业,可惜我总也做不到如父皇那般冷心冷情,如果日后因此连累先生功业难成,我现在先行致歉。”

      对正义的坚守

      ★梅长苏抬起头来,看着他的眼睛,轻声道:“殿下可知,如果皇上发现殿下在查祁王旧案,定会惹来无穷祸事?”

      “我知道。”

      “殿下可知,就算查清了来龙来脉,对殿下目前所谋之事也并无丝毫助益?”

      “我知道。”

      “殿下可知,只要陛下在位一日,便不会自承错失,为祁王和林家平反?”

      “我知道。”

      “既然殿下都知道,还一定要查?”

      “要查。”靖王目光坚定,唇角抿出冷硬的线条,“我必须知道他们是如何含冤屈死的,这样将来我得了皇位,才能一一为他们洗雪。只为自己私利,而对兄长好友的冤死视而不见,这不是我做得出的事,请苏先生也不要劝我去做。”

      ★靖王眉宇微蹙,心中隐隐有些不快,忍了忍,又叩首道:“儿臣以为,大不敬之罪,唯有圣上有权赦之。儿臣纵是皇子,也没有其他办法可想。为解母忧,唯有此请,望陛下恩准。”

      巧言自辩

      ★“我确实不知。”靖王淡淡答了他一句,又转向梁帝,“悬镜司直属御前,儿臣并没有领旨监管,为什么悬镜司出了事情要让儿臣来解释?”

      ★“真是恶人先告状啊……”夏江微微咬了咬牙,“殿下以为这样左拉右扯就能混淆圣听吗?” “究竟是谁先来告的状,不用我说吧?”靖王冷冷反击了回去,“夏首尊还真是有自知之明。”

      知道梅长苏身份

      ★他此刻只觉耳边一阵阵嗡嗡作响,什么声音也听不进去,许多曾被忽视的画面逐一回闪,仿若利刃般一下下砍在他的心头。

      那个人说:“你是我择定的主君……”

      那个人说:“庭生,我会救你出去……”

      那个人捻动着被角沉思,那个人随手拔出他的腰刀……

      那个人筑了一条密道每日为他煎熬心血,那个人在病中模模糊糊地念着:“景琰,别怕……”

      深宫中的母亲那么情真意切地叮嘱自己“永远也不要亏待苏先生”,说了一次又一次,却没有引起应有的警醒;当自己觉得长兄好友都在天上看着时,他其实却在身边,努力铺设着每一步的路……

      ★他就象是一团熊熊烈火被扑灭后余下地那一抹灰烬,虽然会让人联想到曾经存在过地那团火焰,却再也没有火焰的灼灼热量和舞动地姿态

      萧景琰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去想象这个变化的过程,一想,就是比无星无月的夜色还要深沉黑暗的痛苦。进入东宫,蒙挚亲自过来搀扶萧景琰下马,可当新任太子一步一步踏上东宫主殿的白玉石阶时,他突然觉得是在踏着朋友咬牙支撑的背脊,脚一软,不由跌坐在阶前。

    萧景琰相册








     
     
    如果都乐读的个别行为侵犯了任何一方的正当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并致以诚挚歉意。
    都乐读以数亿网民的阅读行为作为数据基础,建立权威的分类热点门户。实时更新网络热点,为您一站式解读最新最热的人事物信息,引领热词阅读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