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文学

短文首页 伤感文章 心情日志 散文精选 历史故事 寓言童话 短篇小说 古代典籍 经典句子 人生哲理 家庭教育 英文美文
发表日期:2017-07-05 14:18
  善良的谎言
  离县城十五公里的乡村公路上,车来人往,川流不息。  怱然,随着咚的一声响,人们看到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骑着电动车倒在了公路上。  原来是发生了车祸。  一辆白色面包车撞人后,司机从窗户上看了一眼倒地的小孩,怱加速远去了。  刹时围上去了有十几人。  人们看到,电动车被轧成了麻花状,倒地的小孩已成了血人。  有的说,那司机也太缺德了,撞人后竟逃跑。  有的说,现在的孩子就是野,骑个车飞也似的。 ...
发表日期:2017-07-02 09:39
  迷雾山林
  他双脚颤抖的观望着山脚下的悬涯,悬涯深处迷雾一片  他不禁的说出了几个字......“难道真的迷了路?”  也许吧,自从早上他从山脚出发,一直走到现在,都快几个小时了,竟然没有一处记得自已曾经来过,他真的有点记不清顺着这条小径走下去,到底能不能到达那座山峰  他暗然的自语道“什么鬼天气啊?”  此时他的四周已被迷雾笼罩,雾气在冰冷的空气中飘荡,一层一层扑打在他的身上,在环绕他身体转动一圈之后,又飞入...
发表日期:2017-07-02 09:37
  等爸爸有钱了就回来
  那年,黄老大和王小二在亲人和朋友的见证之下,喜结良缘,成为夫妻。不久,黄老大和王小二就喜得闺女,取名为小环。因为农村的风俗习惯-----------重男轻女。黄老大和王小二决定再生一胎,可事与愿违,第二胎还是生了一个女孩。黄老大因此喝了三天三夜的老白干。王小二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她安慰黄老大:“老公,没事儿的,大不了我们到外面去打几年工,等生到儿子,我们再回来。”黄老大满脸委屈的说道:“老婆,你知道,...
发表日期:2017-07-01 09:46
  张秀文:21年热心公益事业,回馈社会
  在我们身边,生活着这样一个人,她默默奉献、助人为乐,还是个信守承诺的诚实守信者,她被大家尊称为“活雷锋”。她是社会风尚的引领者,是让社会变得更美好的正能量。她就是玉林西里社区一位普通居民——张秀文。她是一位热心于社区公益事业的好居民,不论社区哪里举办什么公益活动,总能看到她那熟悉的身影。她说:“‘能为社区的文化艺术做点奉献’是我的心愿,并以此为荣。”  奉献是我最大的快乐  张秀文年今76岁,...
发表日期:2017-07-01 09:44
  钓鱼
  快入秋了,我和父亲扛着鱼竿来到河边钓鱼。现在的天气不冷不热,又有微风扑面,比起七月那毒辣的天气来,真是爽多了。我们找了一块干净的、草较多的地方,卸下鱼竿,坐了下来。面朝着河,我在左边,父亲在右边。穿上鱼饵,拉钩使线紧绷,一弹,便即“咕咚”一声,钩进了前方一丈多的水里。浮漂渐渐下沉,缩成了一个红点。微风吹拂着,水面有许多波纹,漾得浮漂一起一伏,使我无法估摸是否有鱼上钩。看看旁边的父亲,稳坐不动...
发表日期:2017-06-29 07:48
  温顺丈夫
  他爱好写作,每次写作,必须把家里家外的事都办妥了,老婆允许了他才可进行写作。  一次,老婆出去了,他对着妻子的艺术画像恨得咬牙切齿,握紧了拳头,要向画像打去。忽一阵风吹进来,贴得不稳的画像动了一下,他马上把拳头缩了回来,陪着笑脸说,  息怒,息怒,我这是和你开玩笑呢。  他见好一会没反应,才明白自己真是吓怕了。  这日,老婆问他,你的那篇小说写完了吗?  刚写完,准备再修改一下。他答道。  ...
发表日期:2017-06-29 07:46
  手机去哪里了?
  公交车停了,又上来两名乘客。一个衣衫褴褛,手中还提着一个又大又脏的蛇皮袋,双手的青筋格外显露,且排满了老茧,一张黝黑深纹的沧桑脸,从上到下充满着一身的“土气”。一上车,车内的部分乘客都捂着口鼻,用鄙夷的眼光瞅了他一眼;而另一个则白白净净的,细嫩的手臂中夹着一个公交包,穿着整齐的西服领带,一看就是个在某单位部门上班的人。全身上下透着一股高贵的气质。  正值下班的高峰,公交车上拥挤急极了。早已经...
发表日期:2017-06-27 12:27
  孔雀开屏
  早晨6点钟窗外依然漆黑如墨。可晓丹5点30分就起床了。  好像很激动,她手中的木梳一直都在右边的鬓角处俳徊。一直以来,她就不是班级的姣姣者,数学、语文、英语成绩总在“三八线”上。回答问题时老是驴唇不对马嘴。因此,她经常受到同学们的奚落和嘲笑。她表面装得若无其是,昂首挺胸,其实她很在意。  “她怎么会昂首挺胸呢?”嘴尖舌快外号叫“酸麻辣咕”的男生李江对晓丹的坦然很不屑,他经常对晓丹的昂道挺胸义愤填...
发表日期:2017-06-27 12:25
  果香
  如果有件事可让天空坠下,如果有个人可让花儿凋零。  那么,这个人是你,这件事是——我爱你。  也许是家里已经无法承受我这颗“星星”了,或许又是因为大雪中温小的光芒,人们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可坚信这个童话的我,是否可以点亮一个家的幸福呢?然而我成了天使,无根无芽,更何况是不敢奢望的亲情。但终有那么一个人将我点亮。  他叫非果,一个从繁多的人群中唯一抱起我的那个人,雪地上的脚印是温暖的,爱的气...
发表日期:2017-06-26 13:15
  一瓶二锅头
  一瓶二锅头  石头学习成绩好,考进了重点高中。  高一署假来临时,班主任在课堂上通知同学们:假期里,学校要搞一次去北京观光的活动,愿意去的同学可以报名参加。石头报了名,伙同其他同学从边境小城到了数千里之遥的北京城。  石头和同学在品尝北京小吃时,店家见是远乡客,送了两小瓶二锅头给他们品尝。因为是学生原故,他们只喝了一瓶,剩下的一瓶给了石头。石头心里很高兴,爸是个采煤工人,喜欢喝点酒,正好带给...
发表日期:2017-06-26 13:14
  精神病院冲击波
  城固县赵小诗的两位同父异母兄长,精明奸诈。贪图小诗母亲终生工资,进谗言贷愚弄父母从小诗16岁送精神病院不停地残害她。  小诗高一作文考了班里最高分,因为数理化差,班主任受小诗哥哥支使长及把小诗书包扔出教室。同桌男生多次把小诗碗筷扔在桌下……小诗从小备受哥哥授意的人欺凌。  1986年,小诗在县中学读高一。二哥投毒使小诗几次面部痉挛,控制不住笑……愚鲁无知的父母让小诗住新康精神病院,从此开始了长及一...
发表日期:2017-06-25 09:44
  夫人笔下的三角圈
  1.  某市教育局局长马是又正在市里开会,按会场要求,开会时是不能开手机或是只能开到震动状态,以免影响会议会场。马局长显现没有忘记这一点,因而把手机开到了震动状态。而马局长开到震动状态,也是有他自己的考虑的:一是为遵守会场纪律,二是为了方便夫人随时报告家里的情况。  果然不出所料,这天上午会议只开到一半的时间时,夫人就已经打来了二个电话,马局长的手机就已经震动了二次了。好在马局长身边的座位空着...
发表日期:2017-06-25 09:41
  黑暗
  赛娜睁开双眼,发现周围一片漆黑,黑得不见任何一点熹微的光亮及物体的影子。瞬间,她有了一种不祥的感觉。她急忙喊她的丈夫:“罗汉!”  “哎!”丈夫马上回应,“老天爷,你终于醒了!”丈夫就在她的身边,他把的手伸了过来,摸了摸她的脸。  “我怎么会在这里?”赛娜急切地问,她知道,她躺的这个地方,绝不是她们家里的那张温软熟悉的床,而这间屋子也绝不是她们那个宽敞明亮的卧室。一股不易觉察的消毒水味冲击她的鼻...
发表日期:2017-06-23 15:10
  傻丫头的梦
  深夜,傻丫头一个人独自走出家门。  她嗅着夜的清香,踏上一条林荫小道。  那条路蜿蜒曲折,通往远方,长的看不到尽头。  路的周围长满了岔口,那一个个岔口都张开了血盆大口,象要把她活吞一样。  她的脚有点软,心有点慌。举步维艰,不知所措。  月亮这时候不圆,只露出一版月牙儿,好奇而又担心的看着她。心想:这个傻丫头怎么了?  星星也都好奇的从云层里探出头,百思不得其解的看着她。心想:这个傻丫头怎...
发表日期:2017-06-23 15:08
  最爱听话的
  他向来把养尊处优当做自己的座右铭,小时候就琢磨咋样才能达到养尊处优。  上学时他看那个文质彬彬的校长,戴了一付年轮较多的眼睛,很是文雅,也很有尊严,日子过的很舒坦,他很羡慕也很向往。  刚进这个校门的时候,他正在排队签到注册,来此百村千户塬面川道的孩子,有的家长陪着,有的自行而来,早先教养不一样,个人习惯有差别,有的衣冠楚楚,有的吊二郎当,有的高声野气,有的腼腆羞答,有的又说又笑,有的左出右...
发表日期:2017-06-21 20:49
  上坟
  铁龙老人死去一年多了,他无儿无女,孤身一人,后事是由村委办理的,就葬在他生前他的责任田里。  出葬那天,是十几个小伙子坮出去的,小伙子们是村委安排的,老人也没亲戚朋友,所以,葬礼显得很冷淡。  奇怪的是老人葬后一个月后,竟有一个人给老人上坟了。这人是老人的邻居,比老人小五岁,他跪在老人坟前,一跪就是两个多小时,嘴里不知在唠叨什么,一跪就是两个多小时。  清明节这天,他早早地起床了,担着早已准...
发表日期:2017-06-21 20:48
发表日期:2017-06-20 20:33
  少管闲事
  爷爷退休了,闲着无事,领着四岁的小孙子明明玩,也就成了他的工作。  一天,明明看到两个和他一样年纪的孩子在打架,一个用手挖破了另一个的脸,被挖破脸的孩子哇哇大哭,但那个孩子仍不解恨,还继续打,明明心痛了,便垃着爷爷的手说,爷爷,快去垃拉架吧。  少管闲事,爷爷拉着一歩一回头的明明走了。  又一天,爷爷带明明到动物园玩,路上明明看到前边停着一辆汽车,司机叔叔正满头大汗地不知在干什么,他跑了过去...
发表日期:2017-06-20 20:32
  族规
  风声怒吼,夜色如墨,时不时的一道闪电划破长空,照亮着坐落在村子东头的齐家祠堂,这个具有三百余年历史的象征着齐氏家族权威的老房子在夜色中像是一个匍匐的怪兽一般,在漆黑的夜色中一动不动。  两只粗若儿臂的牛油蜡烛被点燃,火苗欢快的跳跃着,昏暗的祠堂内站满了齐家的男女老少,正面的神桌上供奉着齐家的历代祖先牌位,一位头戴瓜皮小帽,脑袋瓜后背着一条稀稀疏疏的花白小辫的老人接过身旁的人点燃的一炷香,恭恭...
发表日期:2017-06-19 23:02
  母亲,女儿想你了
  红梅要走了,她背着简单的包裹,眼中的泪水不止的流淌,流出的那是恨!  她最终还是迈开迟缓的步子,坚决地走出了家门。她心中充满着恨,这种恨是无法用语言说清楚的,她咬着牙心想着:我如果赚不到钱,就再也不回来了。  风更大了,吹乱了正凝视着红梅背影的母亲的白发,也吹干了红梅的眼泪,更吹冷了红梅的心。  这是几天前的一个决定。母亲脸色凝重地对着红梅说:“红梅啊,咱家没钱了,我又有病,你们姐弟三个都上...
 «上一页   1   2   …   3   4   5   6   7   …   71   72   下一页»   共1438条/72页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如果都乐读的个别行为侵犯了任何一方的正当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并致以诚挚歉意。
都乐读以数亿网民的阅读行为作为数据基础,建立权威的分类热点门户。实时更新网络热点,为您一站式解读最新最热的人事物信息,引领热词阅读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