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文学

短文首页
倒骑毛驴的张果老
时间:2017-01-08 13:20来源:互联网作者:佚名

  秋风送爽,老顽童铁拐李和小顽童蓝采和,一路行善来到某县城。刚到城隍庙门前,只见有个穿长袍马褂的算命先生,拽着一位衣衫褴褛的老农不放手:“喂喂,老头儿,我给你算了命、破了灾,你就给这点儿钱?”

  “算命老爷,您就行行好吧,我兜里剩下的那点儿钱,还要抓药呢!求求您快放我回家吧!我家老婆子还等着我回去给她熬药治病呢!”老农苦苦哀求。

  “那好,把抓药的钱都拿出来,我就放你回去!”算命先生瞪着恶狠狠的老鼠眼,不放手。

  “放手!要多少钱?我替他付!”年少气盛的蓝采和实在看不下去了,把自己身后拖着的一串铜钱“咣当”一声甩了过去。算命先生贼眼一亮,放开拽着老农的手刚要去捡钱,忽然又眨眨眼,歪着脑袋说:“小兄弟,就这点儿钱够破灾免祸?本人可是县城里数一数二的算命先生,连县官老爷都高看我几分。你既要行善,再多拿些钱出来,我就放了这老东西!”铁拐李知道蓝采和就这些钱了,瞪起铜铃大的眼珠儿,抡起手中的铁棍吼道,“算命骗子,别给你脸不要,看我不揍扁你!”

  “且慢!算命的,你要多少钱?我都给!”瓮声瓮气的声音镇住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众人回头一看:哎哟,哪儿来的一位两眉雪白、头发雪白,下巴上长着长长的雪白胡须,牵着一头白色小毛驴的老态龙钟的老头儿?居然口出狂言,说要多少钱他都给!算命的仰首哈哈大笑,心想今天真怪了,竟然会遇到如此大言不惭的老狂人,那就别怪我狮子大开口,要他五十串铜钱,看他怎么收场!再说啦,他的这头小毛驴看起来也挺不错。

  “嗯,看在你这一大把年纪的分儿上,给五十串大洋,我立马放人!要不然,就把你的小毛驴给我留下!”围观的人不免咋舌:这算命的太贪心啦!唉,这白胡子老头儿也太能夸海口,穷兮兮的,不坐轿、不骑马,只牵着一头小白毛驴,哪儿来这么多钱?

  “我说老人家,你和这算命的啰唆啥?还是看我怎么收拾他!”铁拐李拍着胸脯,还是要用铁棍解决问题。老农急了,弯腰作揖恳求铁拐李千万别打,说打伤了算命的,自己肯定要吃官司!算命先生重又抓住老农的衣襟,向着铁拐李冷笑,正当他洋洋得意时,奇迹出现了:白胡子老头儿竟然从衣袖中扔出了一串又一串明晃晃、金亮亮的铜钱,“铛铛铛……”,铜钱掷地有声,算命先生又惊又喜,趴到地上数呀数,嗬,不多不少,正好五十串!他转过身忙向白胡子老头儿连连磕头,“老师傅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小人有眼不识泰山!”

  “嗯,起来吧,要说算命,混口饭吃也就罢了,千万不要贪得无厌欺诈穷人!”算命先生哪里听得进苦口良言?忙不迭兴致勃勃地跪在地上撅起屁股捡钱。就在这时,更令人惊异的一幕出现了:不知怎么回事,算命先生的手碰到哪一串铜钱,那串铜钱顿时变成了一串雪白的纸钱!不甘心,他一串又一串地捡,五十串铜钱瞬间毫不留情地全都变成了纸钱。

  一串串纸钱提在算命先生的手上,随着秋风抖抖擞擞,气得他那双贪婪的老鼠眼眼珠都快鼓出来了。他跳起身,一把抓住白胡子老头儿的长胡须,跺脚厉声叫道:“老骗子!你这个老骗子!走,跟我去见县太爷!”“我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白胡子老头儿不紧不慢地回答:“嘻嘻,要说算命,你小子别在我面前班门弄斧,告诉你吧,五千年前,我就在尧帝手下当过官,几百年前,又在唐明皇手下当过道士,不知给多少达官贵人算过命、卜过卦。算命,也只为了混口饭吃,千万不能坑蒙拐骗呀!”说完,只见这位须眉雪白、老态龙钟的老头儿,只轻轻一推,就推开了算命先生的手。

  “我也替你算个命吧:往后再敢欺诈别人,我准让你变成个纸人儿!”说完,老人转身一撇腿,倒骑上那头白毛驴儿,“嘚嘚嘚嘚”飞快地往东奔去。算命先生不由得吓得浑身抖擞。围观的人群也惊得屏声敛息,直到毛驴声渐渐远去,大家才缓过神来拍掌叫好。

  蓝采和高兴得又蹦又跳,打着玉版高唱:“踏踏歌,蓝采和,世人切莫太贪婪,铜钱变纸无奈何!”铁拐李则挥挥铁棒,警告算命先生以后不准再欺负穷人,然后从身后背的大葫芦里取出几包草药送给衣衫褴褛的老农,让他赶紧回家给老伴治病。

  白胡须老者说他五千年前就在尧帝那里当过官?嗯!此人一定不同凡响!蓝采和拉着铁拐李,循着小毛驴的脚印,一路追去。没追几里地,只见白胡须老者正在一棵大槐树下等着他们呢。蓝采和毕恭毕敬请教老者尊姓大名。

  “本人名果,姓张!”

  “哎哟哟,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张果老!久仰久仰!”蓝采和、铁拐李鞠躬作揖。说来也巧,张果老跟蓝采和、铁拐李一样,也正是受吕洞宾、汉钟离之邀,要去蓬莱观仙境聚会呢!

  红彤彤的夕阳就要落山,眼看天色渐晚,三人结伴来到一座破庙中。铁拐李取下大葫芦当枕头,蓝采和倚着墙休息,院子里的张果老慢悠悠地从小白毛驴身上滑下来。小毛驴气喘吁吁跑了半天,该吃草啦,这破庙里哪有草啊?蓝采和年少,自然要多干活,他站起身说要去给毛驴找草吃。

  “小兄弟不用劳你驾,”张果老向蓝采和神秘兮兮地眨眨眼,“你仔细看哟!”说着他弯下腰,对着小毛驴轻轻吹了两口气,嘿,那原本气喘吁吁的毛驴,立马乖乖躺下,变成了一只白色的纸驴!不但蓝采和看得目瞪口呆,连见识颇广的铁拐李也惊得连呼:“奇哉!怪哉!姜还是老的辣!张果老果然不凡,佩服佩服!”张果老把纸毛驴叠好揣在怀里,走进破庙,取出唱道情用的玉板枕在头下,和衣倒下呼呼大睡。

  “怪老头儿,不但倒骑毛驴赶路,能把铜钱变纸钱,现在只轻轻吹口气,就能把活毛驴变成纸毛驴!唉,我原以为自己能上天撒花调节气候,铁拐李背着药葫芦能治病救人,本事算不小了,看来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们这些游仙里,还真藏龙卧虎呢!”蓝采和自言自语嘀咕着,听着铁拐李打呼噜声,慢慢进入了梦乡。

  “叽叽喳喳”,第二天清晨,破庙院子里几棵大银杏树上的鸟雀叫个不停,三位游仙起身打来井水洗漱。收拾停当,张果老从怀里拿出纸毛驴,对着它“呼呼”吹了两口,哈,纸毛驴又变成了一只活蹦乱跳的活毛驴!须眉雪白的张果老倒跨上雪白的小毛驴,“嘚嘚嘚嘚”一路向东跑去!蓝采和拖着一串铜钱,铁拐李背着大葫芦瘸着一条腿,紧紧跟随其后。噢,他们都急着赶路,要去蓬莱仙境参加聚会呢!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如果都乐读的个别行为侵犯了任何一方的正当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并致以诚挚歉意。
都乐读以数亿网民的阅读行为作为数据基础,建立权威的分类热点门户。实时更新网络热点,为您一站式解读最新最热的人事物信息,引领热词阅读时代!